Laia

啧啧撩人一把好手😏😏😏话说没看过原著的想请问药老跟寒枫到底什么关系?我不能接受药老跟他有一腿😂😂😂

欲擒故纵最适合对付小孩子了☺️☺️☺️

平时老不正经因为有太多不愿意回忆的过往 一百年都过不去就真的是过不去了 说着不想他知道却不经意就会情绪泄露 是遇到对的人潜意识里的身份认同 有时候控制别人容易 控制自己难 萧炎小盆友很厉害的一点就是会潜移默化的影响他想影响的人 

人家孩子就想借用用 您老人家出手就送出去个上古名器 是算准他还不回来要肉偿吗😏😏😏

师傅有这么拐弯抹角tx徒弟的吗!徒弟有这么光溜溜直勾勾看着师傅的吗!成何体统!!!🤓🤓🤓

[黑苏]魔幻现实主义浪漫梦想

留个种吧 真的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预警:放飞狗血


预警中的预警:假孕梗


仍旧没网,手机连得热点发的


 


苏万躺在床上,觉得自己像一个螺母。


 


螺丝使劲的往里钻,苏万觉得自己身体里有一种说不上疼也说不上爽的感觉,而往常不应该是这样的,往常这种时候他早都爽的神志不清了。瞎子看见他还没硬起来,就凑过去亲了亲他的侧脸,轻声的问他怎么了。苏万摇摇头,还没有来得及说上句什么,脸色骤然就变了。瞎子被他吓了一跳,连忙抽了出来。苏万在他抽出来的一瞬间就跳下了床,光着身子就冲到了厕所了。


 


瞎子比他慢了一步跟过去,还没来得及问一句怎么了就看见苏万跪在马桶边上不停的干呕,什么也吐不出来,却闹了自己满脸的鼻涕眼泪。瞎子看他这样连忙过去扶他,苏万站起来的时候脸色已经差到了一个地步,瘫在瞎子怀里的时候整个人都软了。于是瞎子就一只手架着他,一边拿了个杯子从水龙头里接了点水让他漱口。


 


水刚送到嘴边,苏万就又不行了,他一把推开了瞎子又扑到了马桶边上,仍旧是徒劳无功的干呕。瞎子便在他身边蹲下来,一边拍着他的背让他把这口气顺过来,一边小声的开了口,“你这是怎么了?吃坏了?”


 


“我可能,”苏万还跪在马桶边上,说着话就开始声音颤抖的哭了起来,然后他抹掉了自己的一把眼泪,却仍旧是那种颤颤巍巍的语气,“我可能怀孕了,我自己知道。”


 


苏万一边说一边就开始哭了起来,瞎子被他说的有点发懵,然而现在两个人这样的状态肯定不行。于是他打开花洒放水给苏万洗了个澡之后就把人抱了出去,躺在床上之后苏万还在不停的吸鼻子,瞎子把衣服给了他之后自己也进去冲了个澡。他洗的很快,脑子里却乱糟糟的。他活了这么多年了,不是没有人跟他说过自己怀孕了,真的假的都有,但是从来没有一个让他这样如同五雷轰顶。不是因为别的什么,而是因为那些人都是女人,而苏万是个男人,跟他一样,是个男人。


 


于是瞎子洗完澡之后随便抓了件衣服套上之后就走了出来,他坐在苏万的面前替他擦干了脸上的眼泪,然后小声的,带着疑问的开了口,“苏万,你得明白两个事儿,第一你是个男孩儿,第二男孩儿是不能怀孕的。”


 


苏万听他这么说,却是眼泪又马上充满了眼眶。他不由分说的去抓了瞎子的手,然后把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之上,瞎子不知道他的用意,却还是用另一只手去给他擦眼泪。苏万偏头多了过去,带着浓厚的鼻音跟他说话,“不用管我,荷尔蒙的原因。师父,你摸摸,他在动,你不喜欢他吗?”


 


他说的情真意切,然而话里话外都是一种很悲伤的东西。瞎子不知道这又是哪一出新的幺蛾子,但是他知道现在最好还是不要继续刺激苏万。于是他顺着苏万的力道在他平坦的肚子上摸着,心说,傻小子,你就算真怀了,现在这个月份也不会动。


 


“师父,你要是不喜欢他也没关系的。”苏万似乎感觉到了他想要说的东西,语气里的委屈更浓了一些,却只是把他的手用力的往自己肚子上又按了按,瞎子的手很热,跟他有点发凉的皮肤对比明显。苏万又吸了吸鼻子,转回脸来紧紧的盯着瞎子的眼睛,“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打掉这个孩子。”


 


疯了,这他妈的绝对是疯了。瞎子心里这么想着,却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他只是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把苏万抱到了怀里,然后在他的头顶轻轻亲了一下,温柔而又小声的开了口,“喜欢,你给我生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不喜欢。”


 


他这么说着,苏万终于才露出来了一点高兴的模样,然而还没笑出来,就又蹭的一下子跳下了床,跑去厕所没命的吐了起来。这一次仍旧是干呕,瞎子听着动静都替他难受,于是便去给他倒了杯水,然后走过去蹲在苏万旁边,一边帮他顺着气,一边把杯子递给了他。苏万没接杯子,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吐出去之后长叹了一口气。他现在难受的仿佛要死,感觉自己腰疼腿也疼,于是整个人恨不得瘫在他师父怀里。然而苏万还是挺开心的,他觉得自己怀孕已经有几天了,一直都没敢说,他不觉得他师父是个喜欢小孩的人,他担心这个孩子不会得到来自父亲的爱。


 


苏万这一趟又是被抱回去的,他躺在床上跟瞎子说了几句关于孩子的事情就迷迷瞪瞪的睡了过去。这样折腾对他身体的负担很大,他因为担心已经好几天没睡好了,如今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于是躺在床上就没受控制的睡了过去。


 


瞎子在他睡着之后把他的手从被子里轻轻的拿了出来,然后仔仔细细的摸了半天他的脉也摸出来一点喜脉的影子。他就这么摸了半个小时,然后才把苏万的手放了回去,心说自己怎么也魔障了呢?


 


他曾经系统的学习过解剖,对于人类的身体构造有着丰富的了解,瞎子虽然干着最充满各种科学所不能理解的魔幻职业,但是本质还是相信科学的。而在现在自然科学的说法了,苏万哪怕是真的怀了他的种,也没地方揣。


 


于是他轻手轻脚的下床,什么样的幺蛾子没见过?也就现在眼前的这个幺蛾子他没见过。于是他拿着手机走到了院子里面,少见的迫切的需要场外亲友的援助。


 


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人是张起灵,瞎子觉得他们张家玄乎,这种稀奇古怪的事儿问他们应该是对症下药。但是他怎么想也想象不到张起灵对于男人怀孕方面会有任何的了解,更何况就算知道那他现在也还在雨村,远水解不了近渴。于是他坐在院子里翻着通讯录,划了两下看到个名字,思考了半天终于还是把号码拨了出去。


 


“喂?”电话那边的小张哥很快就接起了电话,问他有什么事儿。瞎子想了半天,他也不知道这事儿该怎么说起,但是目前他知道的在北京的张家人并且他也认识的张家人就这么一个,更何况这人是个张家的异类,说不准对于这种旁门左道的事情的真的知道点。于是瞎子思考了半天,在那边小张哥不停的催促之下,终于是开了口,“这么回事儿,苏万说他怀孕了,说的信誓旦旦的,我想着问问你们姓张的对于这种事儿了解不了解。”


 


“哈?”小张哥在电话那边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感叹,然后又发出了盘古开天地一般的小声。瞎子让他别笑好好想想,小张哥那边似乎是喝了口水,然后才清了清嗓子,兴致勃勃的说了起来,“不是,姓张的也是人啊,是人就要遵循最起码的基本准则对吧。你我都活了一百来年了,你听说过谁是他爹生的吗?我是没听说过。而且咱们这么说,瞎子,你是读过书的人,你也知道的吧,男的往哪儿揣孩子啊?放兜里还是塞胃里啊?你这是没睡醒呢还是做梦了,我们姓张的也不是外星人啊。”


 


小张哥说起来又有点刹不住了,于是瞎子赶紧打断他让他别说了,然后两个人又确认了一下天底下就没有这种稀奇事儿便挂断了电话。电话挂断之后瞎子看着天就有点更加发懵了,他不知道苏万这是又闹得哪一出。


 


就在他搞不明白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苏万那边又在屋里叫他。于是瞎子急急忙忙的走了进去,问苏万怎么了,苏万一脸疼的忍不了的样子指了指自己的腿,然后拧着嗓子跟他开了口,“抽筋了,疼。”


 


瞎子没有办法,一边帮苏万掰着腿一边想这还真是搞了个全套的幺蛾子。苏万过了很久才缓了过来,嘟囔了两句明天得去买点钙片,还得买点其他怀孕时候吃的药。瞎子点点头,表示记住了。他现在是真不敢跟苏万说重了,他怎么想都感觉这事儿邪性,生怕苏万中了邪。


 


苏万说完之后就又睡了,瞎子这时候才掏出来手机看刚才的信息。小张哥在电话挂断之后过了一会儿给他发了条微信,上面就简单的写了几个字,问他知道兔子吗?瞎子心说不认识拼音打字就是慢,一边却又开始想他为什么突然给自己发这种内容。


 


兔子?兔子有什么呢?兔子肉好吃,皮能做手套。瞎子想来想去也再想不出别的了,正打算打电话回去问问的时候忽然打了个激灵。他一下就明白了小张哥的意思,兔子这种动物,它会以为自己怀孕了啊。


 


于是瞎子就忍不住想笑,看看旁边睡着了还小心翼翼的苏万,凑过去帮他拨开了挡在脸上的头发,然后自己也躺了下来,把苏万搂在了怀里。苏万睡着了也不安分,下意识的拨开了他搭在自己腰上的手,仿佛肚子里真的又那么个孩子在。


 


第二天早上苏万起来的很早,他少见的没有赖床,起来之后就去痛快的收拾了自己,然后又回头去叫瞎子,催着他去洗漱。瞎子痛快的去了,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苏万兴致高昂的要出发去买钙片,买叶酸,买婴儿床。于是他又忍不住笑,然后什么也没说就跟着苏万出了门。这一趟是瞎子开车,苏万甚至拒绝坐前面。


 


他本来就是个极端心细的谨慎人,如今觉得自己怀孕了这种谨慎变得更加严重,不光拒绝了危险的前排还在后排用安全带把自己绑的紧紧的,手机看了一会儿也不看了,生怕辐射对孩子不好。


 


然而他们并没有去药店或者家具城,苏万被瞎子带着走进医院的时候还有点发懵,却被忽悠着也走了进去。找了解雨臣的关系,他们两个这趟检查做的很快,苏万被瞎子按在医生面前的椅子上,然后瞎子就在他背后对着自己的脑袋指了指。医生心领神会,解雨臣的人什么事儿没见过,于是就把苏万当成了个普通的脑子的病人来对待。


 


医生跟他说,说根据B超显示你并没有怀孕,血检尿检的结果也都一样。苏万不服气,他说那他为什么会腿抽筋。医生看了他一眼,好像想起来什么一样,对着站在他后面的瞎子开了口,“他有点缺钙,抽空买点钙片吃。”


 


瞎子点点头应了下来,苏万却好像霜打了的白菜一样垂头丧气。他知道医生说的可能是对的,毕竟当他说完之后苏万就再也没感受到过那种恶心反胃的感觉,腰也不再酸酸疼疼的了。就连这两天一直持续的所谓胎动,以及那种总是会情绪失控的感觉也都一起消失不见了。但是他还是有点不开心,说不上来为什么。


 


“怎么还忽然觉得自己怀孕了?”回去的时候还是瞎子开车,他一边看着前面的路一边这么问了一句。苏万坐在副驾驶上还是垂头丧气,他想了半天,才终于低着头小声的开了口,“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想给你生个孩子。”


 


他这一句话说完,瞎子当场就不知道该怎么接了。不是觉得有趣,而是觉得心里有点暖洋洋的酸。他想他这辈子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见过那么多的风景见过那么多的没人也没觉得有多值,今天这一刻才忽然感觉到自己这一辈子赚大发了。


 


“我感觉你挺喜欢孩子的,”苏万还是低着头说话,连耳朵根子都红了,“所以我挺想给你生个孩子的,之前有一次不是弄里面了吗,那天晚上我就想,想说要是弄里边能怀上,我就给你生一个。反正我年轻,想着就算疼忍忍也过去了。再者说了,我说到底也就是个普通人,我不知道咱俩谁能熬过谁,但是要是有个孩子就不一样了,他肯定比我能活,能多陪陪你。吴老板跟我们说过你之前的样子,我觉得你那样不行,没什么活气,我得给你留口活气。我就这么瞎想就想睡着了,第二天早上我就觉得自己怀孕了,还以为是我他妈感动了送子观音呢。算了,别说了,太他妈丢人了。”


 


苏万红的像一个麻辣小龙虾,说到最后好像豁出去一样抬起了头,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烟恶狠狠的点燃。清楚了这一切不过是场闹剧之后苏万的头脑也清晰,这一切不过就是他太想了,脑子诚实的把这种感觉传达给了身体,然后身体就陪他演了这么一出。现在想想,确实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这有什么丢人的?”瞎子开着车,在家门口一脚油门就听了下来,然后打开车门就走了下去。苏万跟着他下了车,然后站在院子门口抽完了一根烟才进去。进去的时候瞎子站在葡萄藤底下冲他招手,于是苏万就走了过去。


 


刚走过去就被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笼罩了,瞎子在他的头顶有一下没一下的亲着,苏万只以为他是在哄自己没什么丢人的。然而瞎子却在这个时候把他拉开,认认真真的隔着一层墨镜看他的眼睛。


 


“宝贝儿,”苏万听他这么叫自己,猛然的就打了个激灵。瞎子从来不用这种腻腻歪歪的称呼叫他,高兴极了也是叫苏万。于是他耳朵又有点红了,等着听瞎子接下来说什么。瞎子倒是没耽搁,仍旧是看着他的眼睛,慢慢的开了口:“谢谢你,有你陪着就够了。”


 


有这么一个从天而降的大宝贝就够了,不需要你再想要为我生个孩子了。





【炎尘】火(完)

真香

骆桑:

· 着火的车,简称火车,火车总不能翻车了吧!


· 终于把想写的骑乘play给写了,看预告马上要吵架开虐!心痛地给自己撒糖,于是又拖了很久,写车伤肾我要修息一阵子


希望下周纳戒里的冬天结束得早一些......


https://shimo.im/docs/TeIU2mh9hm4xX2xs/






师父,你曾说,噩梦,你一个人做就够了。


但是从今往后,你的噩梦,有我一起分担,直到那些噩梦,变成仅有你我二人的美梦。


纳戒里有万重山河,终究是虚幻泡沫。


我要和你一起,走遍世间,看遍一切美景。


我要和你,共立极巅处,做神仙眷侣、世皆称羡。



[黑苏]我亲爱的年轻人

这个真的写太好了 看完不转不是人了

当人类进化的时候他们在思考什么:

预警:放飞狗血


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故事,大概就是充满了社会主义浪漫


历史的车轮那一段,是我之前看的电视剧里的台词改了一下,原话大概:炮声掀开是新的篇章,做到这一切的不是别人,是小姐年轻的情郎。


点我走外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