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ia

恰同学少年(下)

“一颗呀...小白杨...长在哨所旁......”仝卓哼着小曲儿从卫生间出来,直接被堵在门口。


“我们一组吧!”


“诶?!”


代同学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拉起对方的手,双手握紧贴在胸口。


“虽然我唱的不够好,但是我绝对会努力的,而且你放心我虽然会紧张但是不会怯场的!音色的话我觉得我们很和......”


“好啊。”


诶,代玮后面准备的话还没说完,居然这么快就同意了。


“现在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吗?我可是刚从卫生间出来诶……幸好我有认真洗手。”


代玮赶紧收回手。


“抱歉,我有时候一激动肢体语言就不受控制。”


“没事啦,那我们唱《我的祖国》分段吗?”


“不,我们可以把声音融合起来,分声部不分段。我觉得应该这样......”




“没想到代代还蛮攻的。”看两人走远了,小黄从卫生间探出个头。


“代很有想法,只是有时候不善于表达。”


“他们俩西皮很互补诶!”


“你每天都在想啥......你还要在厕所呆多久啊……”羔羊走出卫生间把他甩在后面。


“喂喂,你到底去不去看《暗恋桃花源》!我好不容易搞到票......”




有的时候执着的结果并不尽如人意,比如他俩一拍即合打算不降调唱《我的祖国》。虽然和声已经很完美了,但是因为高音的处理仓促间无法做到精准展现,最终还是败给了情怀。


仝卓唱完歌很激动,他已经很久没有认认真真淋漓尽致的唱一首歌了。尤其是他喜欢的歌曲,和喜欢的人一起。


代玮这个人就很奇怪,不熟的时候话很少,基本上只能通过眼神体会。


熟了就更离谱,依旧只给眼神,而且确认过眼神就觉得你已经理解了。


奇怪的是他就真的理解,有时候对方给个眼神他就明白要说什么做什么,哪里分声部哪里处理细节了。自己都觉得很莫名其妙。




“要不要一起去看《暗恋桃花源》?”仝卓知道二重唱没有被选上对方还是有点不甘心,但是他不说自己也不点破。


“辉哥也给你票了?”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


“黄子管他要了四张票,问我们要不要一起。”


结果就是他俩、黄子和石凯一起去看演出,因为羔羊同学身体不适,录完节目就回家了……




舞台剧现场并不像看电影那样昏暗,但是有些情绪并不需要在黑暗中也会酝酿发酵。


江滨柳和云之凡在大时代中离散,不约而同逃到宝/岛,结果咫尺天涯对面不识,一错就是40年。


仝卓不由自主的紧紧握住对方的手,十指交叉,这一刻仿佛能体会剧中人的相思之苦和命运多舛……


结果场景一转,荒诞搞笑的武陵人因被戴绿帽离家出走寻找桃花源,回家后却发现老婆早就跟别人跑了......


在一片尬笑声中他偏头看到旁边的人泪盈于睫。


“你这人,悲剧时候哭,喜剧时候也哭。”一边说一边掏出手帕给他。


“我觉得错过四十年和在桃花源逃避是一样的,该失去的还是会失去。”


仝卓看着他欲言又止,按在他手上轻轻拍了拍。




回程路上小黄和石凯两个小朋友一直在回味被粉丝求签名合影的盛况,代玮默默走在前面。


仝卓看着路灯下他单薄修长的身影,仿佛要被黄色的光晕虚化了。


逃避并不会更快乐……是吗?


他叹一口气,忽然追过去,把手伸进他羽绒服外套的口袋里。


“真冷!”仝卓呼一口气,可以看到白雾。


“你的手比我暖和。”


“羔羊都冻病了啊?!”


“嗯.....”


“那你今天一个人住宿舍呢?”


“嗯.....”


“那我陪你一起吧。”


......


对方没有回应,低着头加快了脚步。


仝卓感受到口袋里那只微凉的手把他攥的死紧。


他弯起嘴角,忍不住哼起了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End


评论(4)

热度(80)